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泌阳县角子山有个淮西王

泌阳县角子山有个淮西王

关键词:下碑寺,英王陈玉成,陈太安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泌阳县政府,泌阳县下碑寺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biyang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9096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 角子山地处泌阳县下碑寺乡境内,是英雄辈出的地方。在150年前,山东边林庄村青年农民陈太安聚众揭竿而起,树立“捻军”大旗,在角子山招兵买马。为成大业,陈太安提出“降天国,迎天王,我攻确山坐汴梁”的口号,带领农民起义军北抵黄河,南至荆襄,东至汝蔡,西至商洛,在中原大地上挥戈纵横,打击土豪,捕杀官吏,劫富济贫,迅速发展到万余众。太平天国后期主帅、英王陈玉成闻其意愿与声威,遂奏请洪天王委派钦差大臣赵雨村携带“圣旨”来到泌阳县角子山“招安”,御封陈太安为淮西王。
  乱世出“兀首”
  在陈太安的家乡,流传着一句顺口溜:“问我老家在何处,山西洪桐大槐树。”明初大移民时,陈太安的父辈由山西省洪桐县迁至泌阳县板桥镇林庄村。其父陈有福,在弟兄八人中居长,娶邻村白果树许氏为妻,许氏生有一女三男,陈太安最小,村民们叫他“小三”。
  在陈太安快出生时,村里人曾看见陈家的老祖坟头上常卧着一只大“兀首”(一种怪野兽),大家风言风语,认为这是不祥之兆,传言陈家后代将要出一个“趟将”之类的败家仔。陈太安出生后,倍受父母兄长溺爱。因此,他从小就顽劣不训、说话结巴,还不爱读书,整天游手好闲,和一群“混混”舞枪弄棒,练就了一身好武艺。十七、八岁时,已经身似罗汉,臂力惊人。村西边大沙河两岸古木参天,枝杈交错,陈太安经常攀沿树枝过河,行动如履平地,从来没有失过足。他父亲常在外边夸儿子说:“别看俺小三是个结巴舌头,兴许长大还能成个‘大兀首’哩!”
  陈太安整日四处游荡、打架斗殴,惹得众乡邻的不满。一次,在与村人纠纷中,他打伤多人,村里人扬言要除掉这个“败家仔”。为了逃生,他背着家里人偷偷跑到几十里外的遂平县嵖岈山,投奔在那里造反的捻军小首领萧况,并于萧况结为拜把弟兄。家人惟恐这件事被官府追究,株灭九族,就想法将陈太安从嵖岈山捆绑回来,严施“家法”。陈太安被打成重伤,卧床不起,在家养治半年之后,方可倚仗而行。但他仍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,伤未痊愈就拄杖再上嵖岈山。途中又被族人追回。老族长决定用高粱箔将陈太安卷起来挖坑活埋。因陈的七叔当时不在家,老族长未敢付诸实施。几天之后,七叔从外地回来,了解到事情的原委,也怕承担故意杀人之罪,就对众人说:“活埋他伤天害理,不如惩罚他,让他挖坑蓄水浇地。”于是,陈太安每天挖坑不止,历经一载有余,终在本村北边和南边各挖了一个长约30米、宽20米、深4米的大坑。这两个水坑至今仍在,村民们用它蓄水、浇菜园、养鱼、饮牲畜等,颇得其利。
  入捻当“趟将”
  家人认为,陈太安经过家法磨练,已经安分守己,不再追随捻军“趟”了。于是,就教他当牛把式,整日使牛、拉车、犁地。时间长了,家人慢慢地放松了对陈太安的管束。但陈太安“趟”心一定,秉性难移。在第二年过中秋节时,他背着犁子赶着牛到村南犁地种麦,等到半夜,仍不见他回来。家人到地里找寻,发现牛在地头树上拴着,犁子扎在地里,陈太安早已没有踪影。原来,那天下午犁地时,山上来的几个朋友劝说他入捻当“趟将”,他禁不住劝说,就随着众人上山了。
----陈太安入捻后,先当向导,引领捻军攻打泌阳县春水镇王家寨。该寨主姓王,使用火枪、土炮、鸟铳、大刀、长矛等兵器固守。捻军久攻不下,众头领一筹莫展。这时,虽目不识丁,但聪明悟性超人的陈太安,突然出现在众头领的面前,他结结巴巴地说:“俺不是吹牛,这次若是大、大、大家都听俺的,保险能一攻就开”。众头领对陈太安说:“你若能攻下这寨子,今后大伙都听你的!”陈太安当即立下军令状:“若攻不下城池,砍头是问。”他率领捻军退至30里外的牛蹄街南沙河进行操练。众士兵按照陈太安的指令训练几天之后,便择日奔袭王家寨。他身先士卒,冲锋在前,从容若定,带领军队勇猛冲杀。他又乘士气高涨时大喊:“谁能第一个冲上寨墙,奖赏大洋一千。”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勇士们纷纷脱去上衣,直取城墙,王家寨被一举攻破,自此年仅20岁的陈太安便被众头领公推为这支捻军的大头领。
  1856年(咸丰六年)6月,陈太安和萧况、王二党(板桥镇刘沟村湾里村人)、王三辫子(沙河店镇刘河村委肖庄人)、张五秃、梁道茱、管绍堂等242人在泌阳县的角子山树起了反清大旗。陈太安为总“趟主”,也叫“大架杆的”或 “大当家的”。
  角子山封王 
----角子山地处舞阳、泌阳、确山、西平、遂平五县交界地带,重山叠嶂,道曲路坷,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进可攻,退可守,加之,当时河南巡抚英桂正在豫东皖北“剿匪”破捻,天时、地理、人和,使陈太安的义军在角子山迅速发展壮大,人数愈积愈众,半年内发展到万人以上。他们以角子山为根据地,将南边白云山、北边五峰山、东边嵖岈山连成一片,名扬豫南、鄂北。
----1857年初的一天,太平天国钦差大臣赵雨村手捧天王“圣旨”,来到角子山,御封陈太安为淮西王。在陈太安受封仪式上,角子山上各色旗帜迎风飘扬,淮西王大旗为黄旗,其余为白、蓝、黑、红四旗,仪仗队布列在聚义厅前,一排排马队在山下巡逻。现在,角子山中还留有插“王旗”使用的石臼,当年修造“聚义厅”的砖头、瓦片以及垒砌“围寨”的石块等。
  陈太安封王后,对角子山方圆百里之内的群众秋毫无犯,更不打家劫舍。当时,角子山四周有这样的民谣:“天皇皇,地皇皇,角子山出了个淮西王”,“小三封王角子山,穷人百姓愁眉展,地主老财都完蛋!”由此可见,当地老百姓对陈太安组织的农民义军是相当拥护的。
      血战中原
  淮西王以角子山为大本营,南征北战,转战中原。清廷委派重兵,实行尾追堵截,布网围剿。陈太安声东击西,率军展开游击大战,给清廷以沉重的打击。
  1857年5月24日,捻军李太春与陈太安合军大破清兵,由叶县、舞阳、禹州、临颖转入许昌活动,击垮地主围寨20多处,缴获大洋数千元,歼敌愈千人。
  1857年6月25日,陈太安据汝州、登封交界的白沙沟,击毙嵩县知县王万令,进占了禹州大红山。又进兵舞阳县,击败清廷总兵龙泽厚。
  1857年9月,陈太安、萧况等率领5旗捻军从角子山出发,一举攻占泌阳县城,继而攻打盘古山下的大磨街,再挥师东进,攻打确山县城。由于清兵重兵反扑,“占据确山、进兵汴梁”的目标未能实现。
  1857年10月25日,陈太安率领6000余人攻克赊店重镇,焚烧豪绅占据的“山陕会馆”内的春秋楼,继又进兵豫陕边界,攻入陕西商南县城,杀满清知县施作霖。同年11月上旬,陈太安率军攻打嵩县、伊川、汝州等地,与清军鳌战月余。清兵损兵折将,大伤锐气,但角子山捻军也损失惨重,被迫回角子山休整。据《泌阳县志》记载,大小战斗有60余次,打死打伤清兵5600余人。
  面对捻军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,清兵疲于奔命,剿获不力。清廷政府一怒之下,摘掉陕西绥镇总兵龙泽厚、南阳知府何怀珍的顶戴花翎,并严令陕西巡抚曾望颜、河南巡抚英桂联手剿灭淮西王。英桂檄令河陕汝道夏云岫直赴鲁山,督豫西各县扼守西路;令汝宁知府祁之铨速赴遂平防守东路;令侯补知府叶法带兵北屯舞阳,企图切断义军北路;驻南阳总兵邱联恩统帅1300多人,飞驰泌阳迎击。在角子山,萧况、管绍堂兵出东路,陈太安兵出西路,李太春兵出北路,王二党相机配合。陈太安先西出泌阳双庙街,进军唐河县大河屯,尔后掉头攻克兵力相对空虚的泌阳县城,大败知县邓国梁军,并击毙泌阳团首郝恒太和迅把总张士位。这次陈太安共歼灭清兵2600多人,然后胜利返回角子山根据地。
  山雨欲来风满楼。清兵源源不断地从四方汇集,角子山义军渐渐不支。继梁道荣牺牲后,王三辫子在汝兵败被擒,旋即被惨杀;萧况兵败后四处逃匿,在方城县铜山坡被捕后壮烈牺牲;管绍堂去武当山削发为僧。
  1858年1月2日,陈太安率残部在角子山北边的象河关一带与清军展开激战。失利后潜入桐柏,与桐柏捻军会合坚持战斗,不久又被清军击溃。连战连败后,队伍四散,陈太安成了光杆司令。最终,陈太安被清兵抓获,装进了特制的铁笼囚车,押解到南阳府,继而转解到汴京城,清廷巡抚英桂亲临刑场监斩。在刑场上,陈太安毫不畏惧,从容就义。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泌阳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电话:15978811331 传真:18137575123 邮箱:byzx888#foxmail.com
地址: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新汽车站西门中国电信二楼 邮编:4637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泌阳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京ICP备09021873号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